当前位置:主页 > 帝王燕:王妃有药 > > 第175章 情不知所起

第175章 情不知所起

来源:帝王燕:王妃有药 更新时间:2018-04-07 12:06 

 要出这后花园,必经清琉殿大门口。

  孤飞燕逃不了,只能继续蹲着。她既怕夏小满发现自己,更怕靖王殿下让夏小满来撵她走。

  她不是故意的!

  若让夏小满知道刚刚的事,那真是……丢死人了!

  然而,清琉殿里却迟迟没有声音,而夏小满在大门口坐着,径自哼着小曲儿,怡然自得,也没发现周遭的异样。

  这时候,孤飞燕悬着的心才落下来。

  她琢磨起来,莫非,靖王殿下顾着她的面子,有意帮她隐瞒?只是,很快她就否定掉这个猜测了,她想,靖王殿下估计以为她逃远了吧。

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君九辰终于穿戴整齐,走出清琉殿。孤飞燕松了一口气,竖起耳朵来偷听。

  夏小满的声音,一如既往地狗腿,他道,“殿下,宫里头送来了今春的新茶,奴才在归云亭备好了。”

  君九辰却道,“不必伺候了,下去吧。”

  夏小满点了点头,道,“那奴才先把里头收拾收拾。”

  君九辰又道,“不必了,退下。”

  夏小满急了,“可是,里头……”

  夏小满的精细伶俐不仅仅表现在钱财上,还表现在家务活上。

  靖王府没有女仆,三年来,靖王殿下身旁的事情,无论巨细都是他这个大总管亲力亲为的。从劈柴挑水做饭煮汤到洗衣拖地擦桌纳鞋底,他全都会。

  他就容不得脏乱的地儿存在,见着更换的衣服更是一定要马上洗掉,否则浑身都不舒服。

  君九辰留蹙眉看了过来,没有再开口,夏小满就识相地闭了嘴。虽然满心狐疑,他也不敢多问。他又往清琉殿里瞧了一眼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  而此时,孤飞燕可谓是愁容满面了,她听得出来靖王殿下是故意支开夏小满的。她想,自己刚刚果然是想多了,靖王殿下怎么可能放过她的偷窥?

  孤飞燕蹲着不动,低着头,很快,就看到君九辰一步一步走过来,在她面前止步。

  她越发不敢动了,恨不得自己刨一个坑把自己埋了。

  君九辰看着孤飞燕那小可怜的模样,倒也没多说别的,他站了片刻,就走开了。

  孤飞燕如遇大赦,立马起身来,大大吐了口浊气。谁知道,这时候君九辰却又突然回头看过来。孤飞燕始料不及,立马低头。

  君九辰道,“到归云亭来。”

  他说完,转身就走,那好看的嘴角分明有些忍俊不禁。

  孤飞燕又一次吐浊气,只觉得又恼羞又憋屈又无辜,她真真一点儿都不喜欢自己这幅怂样呀!可是,面对的是自己又崇拜又爱戴的男神,她对自己也是无语的。

  这要是换做那臭冰块,她早就嗤之以鼻,掉头离开了。

  孤飞燕给自己做了心理建设,整理好心情,才往归云亭走去。

  她到的时候,君九辰已经在喝茶了。他一袭白衣清逸孤冷,坐姿优雅高贵。

  孤飞燕原本都淡定了,可一看到他,耳根子却还是忍不住发烫,偏偏脑海里还控制不住浮出一个词来,“穿衣显瘦脱衣有肉”。

  她都忍不住怀疑起自己是个好色之女了。

  她低着头,硬着头皮走近,正要开口,君九辰却先问,“找本王何事?”

  孤飞燕是意外的。

  靖王殿下昨夜明明给了她指点,他应该知晓她为了何事来。他这么问,分明是避讳,故意装傻嘛。

  她忍不住好奇起来,靖王殿下和天武皇帝之间,到底是什么关系?天武皇帝是提防靖王殿下的,为何还委以重权?还令其与太子同尊?以天武皇帝的性子,既是提防了,必定会想对待君瀚引那样,果断压制的呀!

  而靖王殿下若是无心皇位,若是待天武皇帝和太子都是一心一意,他为何收买天武皇帝身旁的人? 连苏太医这样的人他都收买得了,可想而知他花了不少心思的。他不谋皇位,谋的又是什么呀?

  孤飞燕好奇归好奇,对这些事也没多大的兴趣。只暗暗提醒自己,日后在皇上面前提及靖王殿下的时候,还是要谨慎再谨慎的,切莫给殿下招惹不必要麻烦。

  她回答道,“奴婢今早进宫面见皇上,皇上说让殿下护送奴婢前往烟云涧求医。时间紧迫,不知殿下何时方便启程?”

  “午后吧。”

  君九辰答应地很爽快,他亲自替孤飞燕倒了一杯茶来,挑眉看来,示意她坐下。

  “谢殿下。”

  孤飞燕继续回避他的目光,坐下来喝茶。

  君九辰又道,“你那药矿石的方子极好,再替本王琢磨几帖,备用。”

  孤飞燕就怕他提药浴的事情,她低声回答,“是”。

  然而,君九辰并没有再说什么了。他转身朝花园看去,满院子的连翘花都在凋谢,落花满地,小径上铺面了花瓣,成了名副其实的花径。

  两人不说话就这么干坐着,心虚的孤飞燕本该更加尴尬的,可也不知道为什么,她非但没有,心情反倒渐渐地平静了下来。

  除了偶尔的鸟叫声外,偌大的花园静谧极了。风乍起,黄灿灿的连翘花便纷飞了起来,漫天都是。

  孤飞燕下意识抬眼看来,这才发现靖王殿下在看花。

  他的侧脸轮廓如刀削一般,菱角分明,线条完美,比起正面看,更加冷峻好看。

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身前这花谢花飞飞满天,红消香断有谁怜的伤春之景,孤飞燕看着看着,心中竟不自觉浮出一抹伤愁之情。

  渐渐地,她竟有种似曾相似的熟悉感,却分不清楚是对眼前这一幕熟悉,还是对心中那股莫名的殇愁感熟悉。

  仿佛,她曾经在哪里见过眼前这一幕景;又仿佛,她曾经为某个观花谢纷飞的男子而伤感,心疼过?

 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因为眼前这个男人,而生了熟悉感。

  曾经那股疑问,又一次浮出心头,“靖王殿下,到底是我小时候见过你,还是原主小时候见过你?”

  她想问,却终究不敢唐突,更不敢暴露太多。就凭一份自己都抓不住,说不清的感觉,能证明什么呀?

  此时此刻,君九辰并不知道孤飞燕正在看着自己,他望着纷纷的连翘花,亦是心有熟悉感,心有哀伤。只是,不知熟悉因何而起,更不知哀伤之情因何而起,他绝没有文人墨客的伤春悲秋之心。

  直到芒仲过来了,君九辰才令其备马备粮,准备午后启程。

  孤飞燕收敛了心思,回明玥居去准备行礼。她都要出门了,却突然想起臭冰块那张药方来,连忙折回去带身上。那张药方挺难的,她都没时间好好琢磨。

  下午,孤飞燕就和君九辰秘密离开晋阳城。

  赶了近十日的路程,这日旁晚,他们终于抵达了烟云涧。这烟云涧是一个古镇……

    吐点口水

    帝王燕:王妃有药txt下载|帝王燕:王妃有药最新章节|自动访问帝王燕:王妃有药|帝王燕:王妃有药小说每天最快更新!

    小说《帝王燕:王妃有药》文字章节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